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红碎茶 >

阿莲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读档人生网

  我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在爱情里偏执至疯魔的样子,是从阿莲身上看到的。

  阿莲是我哥的前前女友,他们在一起8年,那时候阿莲二十二岁,我哥二十三岁。

  二十二岁的阿莲已经从老家广西出来打工3年了,虽然交过两个男朋友,但都是懵懵懂懂的,啥也没发生。遇到我哥的时候,我哥还没正式谈过恋爱,两个人都很青涩,除了阿莲初恋男友的身份,他们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了彼此。

  阿莲跟我说这些的时候,从她的神态语气,我可以明显的感受到,她是很骄傲和欣喜于俩人可以分享彼此的这么多第一次,并且对两个人的未来是很笃定且充满了期待的。

  我心里有些淡淡的怜悯,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未来并没有如她想像中那样乐观。

  他们交往的第四年,阿莲第一次来我家过年,我哥说原本没打算带她来,是她自己拎着包就跟到车站来,不好再把她赶走,只好带来了。你听这话,可见我哥对阿莲,并无多少真心。

  我爸妈第一次见到阿莲,是非常非常失望的,脸色是肉眼可见的黑下来了。阿莲很瘦,颧骨很高,用我爸的话说,就是长得没有“福气”,还是个外地人。当然后来我知道了,“外地人”这个选项也并不是那么绝对的,主要是第一印象不好,以后处处皆有可指摘之处。

  阿莲在我家涮筷洗碗全包,算很勤快了,在我看来,实在没什么可挑剔的。我无法理解我爸对她那样顽固的不喜到底是从何而来,作为一个准公公,挑剔未来儿媳的地方竟然是长相,这也太没说服力了吧。

  我爸妈对她的不喜真挺明显的,我不知道阿莲在面对这种不喜的时候,心理是什么感受,有时候,我都替她尴尬,若是我,早就面红耳赤、坐立不安,恨不得马上离开才好。反正她外表看起来还挺自在的,适应良好的样子。也可能她心里清楚,但她并不在意,她的目光永远只流连在我哥的身上。

  我从没见过这么“粘人”的女朋友,真的是一分钟都不想分开的感觉,我哥走到哪,她必定要跟到哪。好几次我们三个一起走路,我跟她稍稍落后几步在后面说话,一分钟之内,她必定会匆匆结束话题,丢下我追上前去,搞得我心里挺不舒服的,怎么你就这么厌烦跟我说话不成?

癫痫吃什么药

  我有时看着她在谈到我哥时,笑容甜蜜,兴致勃勃规划家里房子装修之类有关未来的话题时的样子,会很替她着急,恨不得摇着她的肩膀告诉她:现在还远不到考虑这些的时候呀姐姐!你得先让我哥答应娶你才行呀!很明显,我哥并没有想跟她走到最后,她这些关于未来的种种计划,终究只会是一场独角戏而已。

  之后的四年,每年她都来我们家过年,有一年我哥自己回来没带她,她自己转三趟车竟也能找到我家这么个小山村来了。我妈委婉劝她:“要不,明年你先回你自己家过年去吧,你看你出来打工这么多年,一直都没回家过年,你妈得多想你。”

  她笑嘻嘻的回道:“我有打电话回家的,家里人知道我来这儿了。” 我看到我妈偷偷翻了个白眼,内心大概有弹幕疯狂刷屏吧:姑娘唉,我的重点是这个吗?是这个吗?是这个吗?

  我爸质问我哥:不是说要分手吗,怎么又来了?我哥总是说:“每次跟她提分手,她都要死要活的,多说两句就说要掏刀子,我能怎么办?”

  以我一个局外人的眼光来看,还真看不出来这俩人是闹过多次分手的情侣,每次看到阿莲,她都是一副仿佛俩人马上就要结婚生子的样子。我背地里问我哥:“你真提过分手吗?还是这只是你应付爸妈的借口?”

  我哥被问得不耐烦了:“说了说了,她不同意,要闹自杀,我总不能真不管她吧。为了让她死心,我真是把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 我哥说有时她疯起来,拿着把刀乱晃,还把他衣服全给剪碎了,吓死个人。

  呃……这么夸张的吗?我看我哥对阿莲,也不像是不喜欢的样子呀?这分不了的手,真的只是因为阿莲的哭闹纠缠吗?

  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问阿莲:“ 我哥说跟你提了分手了,你怎么想的呀?”

  她笑着否认:“没有的事,吵架的时候说的气话,哪能当真呢?都要结婚了,不会分手的,哈哈哈……你还当真啦?”

  听她语气轻松,并无一丝阴霾,瞬间衬得我们一家像个“傻X”,敢情我们在那被搅得焦头烂额的问题,人家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原来我哥三番两次说的“分手”二字,光是自个儿说得认真了,在阿莲这里,竟只是吵架的一句气话!

  究竟是我哥的说话方式有问题,还是传说儿童癫痫病的初期症状中的“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们都觉得,是我哥太过优柔寡断了,搞到最后伤人伤己。只听说过找不到女朋友的,哪有人真想分手,会分了三四年都分不掉的,总感觉那些被分手就要死要活的事离我们的现实生活还很远。

  直到有一回阿莲打电话给我,说她跟我哥吵架了,很激烈。她说她得跟我交代清楚一情况,免得到时候发生些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吓了一跳,听这用词,莫非是要发生血案不成?脑子里立马浮现出黑体加粗的社会新闻标题:情侣吵架酿惨剧,双双殒命出租屋。吓得我脊背发凉,感紧安抚她冷静冷静,她说:“我现在很冷静,我是不会答应分手的,我付出了这么多年的青春,你哥要是逼我分手,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回,我有些理解我哥了。换作是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随后的几年间,我对阿莲的同情怜惜渐渐消磨殆尽。

  她断断续续跟我说过一些我哥的事,什么出去鬼混、夜不归宿、吵架动手等等,我就问她:“这听起来简直就是渣男本渣了,你为什么还要坚持跟他在一起?”

  我说:“你想过你真跟我哥结婚后的日子吗?想想你的处境:你公公婆婆不喜欢你,你老公对你不忠,可能还会有小三小四的找上门来,你觉得你的婚后生活会幸福吗?这样的日子你不觉得很灰暗吗?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是他并不想跟你结婚,你可惜你这8年的青春,就没想过这样继续耗下去,很大可能到最后,不过又是另一个8年青春错付,终究只是一场空呀!你要继续在他身上耽误青春吗?已是看不到出路了,为什么不及时止损呢?”

  她沉默良久,说:“就是离不开他啊,我们都在一起8年了,现在让我就这样放手,我做不到。” 顿了一下,她又补充道:“再说,你哥对我也挺好的。”

  好吧,既然当事人都觉得好,我又能说什么呢?三观不同,无法沟通。

  她有时也打电话问候我妈,我妈跟她说过各种劝她放手的理由,从开始的温和委婉,到逐渐苦口婆心,直至最后疾言历色,她的反应始终如一,就一句话:“我们的感情是很好的。” 仿佛只要抓住了感情,别人所说的一切于她来说都是过耳不过心,她听着毫无动容,说话的人憋得一肚子气。

治疗癫痫比较佳医院

  最后我妈无话可说,索性再不接她电话。两三次过后,她打给我,问我妈的电话怎么打不通,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竟不知该怎么回答她。她难道从来就没想过,会有别人不想接她电话这种可能吗?

  一个生活在群居社会中的人,是如何做到活得如此自我的?

  就在我以为,阿莲跟我哥之间的纠葛很可能会缠缠绵绵到天涯的时候,他们分手了。

  这场分手来得猝不及防,且杀伤面极广。我更不会想到,在他们最后的大结局里,竟然还有我的戏份。

  过完春节,大家都赶着回去上班,火车票不好买,我用抢票软件帮我哥抢到了一张去往杭州的高铁票。阿莲非要跟着我哥去杭州(她上班的地方在深圳 ),于是就叫我也帮她买张跟我哥一样的票,我跟她说春运的票不好买,买到我哥的票是运气好捡着漏了,她的票未必能买到。我劝她回深圳算了,她坚持要跟在我哥身边。

  我爸妈气急了,打电话给我,对着我骂了她一通,叫我不许给她买票,我哥也打来说不必给她买,(我心想这一个个的,说得好像只要我想买就能买得到一样。)结果我自然是没给她买,没想到,这个举动,打开了她的另一面。

  她很快打电话来骂了我一通,说我小气,是怕她不给买票钱,说我没良心,现在混得好了就看不起她,忘了以前她是怎么对我的。

  这顿骂来得如此突然,我竟不能反应过来。我绝不会想到,这样一件在我看来很自然的“小事”,会招来这样一场痛骂。我又不是个反应快、会吵架的人,愣是默默的听完全套,让她骂了个痛快。

  挂了电话,我觉得太生气太委屈了,立即打给爸妈告了一状。这个行为很冲动,也显得我很幼稚且软弱。

  这份愤怒立即转移到了我爸妈身上,加剧了我爸妈的不满。我爸立刻把阿莲骂了一顿,说:“她长这么大,我都没有这么骂过她,你算老几?这都还没进门呢,你就这样对她,你以为你是谁?以后不许再来我家。”

  我不知道这场冲突在阿莲和我哥故事的最终结局里,究竟占了多大的份量,在知道我爸把阿莲骂了一顿后,我心里仍然对她有怨怼,却也有些隐隐的不安,我怕自己无意中成为破坏别人感情的帮凶。

  大约过了两个月之后,阿莲给我发了几条短信,湖北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通篇脏字,各种带生殖器官的诅咒和谩骂,不堪入目。难以想像,这样的话会出自印象中那个单纯姑娘之口,想当初我们刚刚认识没多久,尚不熟悉的时候,她就跟我聊起一些私密话题,我听得略微尴尬之余,心里默默判断:这是一个单纯的姑娘。

  想不到这样一个人,一朝翻脸竟然会变得这么的……难以言喻,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或许,我当初对她的认识,本就是错误的。

  在我人生的这前二十几年中,从未直面过如此直白、如此低俗粗鄙的言语,扑面而来的恶意,以及羞耻感仿佛要将我淹没。我这二十多年一直规规矩矩的乖孩子一个,想到背后竟有个人如此深切的恨着我,瞬间觉得毛骨悚然。

  把她的号码拉黑之后,又过了大半年,她用新号码给我发了短信,竟像过去那些未曾发生过一样,若无其事的问好,客客气气寒喧,然后发了张新生儿的照片,说那是她刚为我哥生的儿子。

  我没有理会她,回头问我哥是否确有其事,我哥说有朋友两个月前刚见过她,肚子根本没鼓起来过,哪里来的孩子。

  我不解:“她为什么单单把照片发给我?是要戏弄我,进而报复我吗?要说我们家里他最恨的那个人,难道不该是你吗?”

  我哥说不,她最恨人是我,“大概她也找不到别人去恨了吧!对我她不愿恨,对爸妈她不敢恨,可不就只剩下你了。”他对我解释道。末了又嘲笑我:“她骂你的时候你就该狠狠的骂回去啊,凶狠一点!”

  明白了,她还觉得我最好欺负。

  那是我最后一次收到阿莲的消息。此后,阿莲的故事才算是真的翻篇了。

  我回头去想,为什么她独独最恨我?除了上面猜测的那个因素外,还有没有一种可能:在当时,她把跟着我哥一起走,当作是挽回她爱情最后的办法,而叫我帮买的那张票,就是她最后的机会。而我没有帮她买票,在她看来,就相当于是我亲手断送了她的爱情?

  谁知道呢?感情的事,终究难为外人道也。也许我作为外人,只看到了我哥无情的那一面,而我哥的爱只展现给了她一个人看到,这些爱的时刻让她深陷其中,从此只记住她愿意记住的那些,谁阻止她,谁就是她的敌人。

  或许,她就是这样,渐渐变成了我眼里的“偏执”的人。

上一篇:你的成长,虽败犹荣_散文

下一篇:在家中,重建生活的秩序_情感文章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