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主 >

上大岭

时间:2020-10-20来源:读档人生网

  大岭在东干脚的村东面,离开东干脚八里地。
  上大岭是为砍柴。
  上过大岭砍柴的,只要上过一回,就相当于为自己举行了一次成人礼。我只上了一次大岭,那之后,只有在八里之外的东干脚仰望大岭。
  大岭分三层,第一层是蕨草枞树,第二层是杉树,第三层是绿色,没有上到大岭顶上的,根本不知道哪一层绿色是什么。那层绿色之上,就是天空。若是晴天,大岭很明媚,青翠怡人;若是雨天,厚厚的云就堆在山峰上,看到的只有升腾向上成缕的白雾。
  在没有上大岭之前,我们一伙人时常在东干脚的后山砍柴——其实是割草,用镰刀割茅草,扎成捆,担回来,晒干,然后一边仓储,一边送进灶膛,村庄上空的一缕一缕炊烟,就像一支一支挥动的胳膊,对于晨光暮晚,既是迎接也是告别。而对于我们,却是一种告慰。东干脚的后山只长茅草,冬茅草、虾公茅草、羽毛草、狗尾草,到处都是。相对上大岭,割茅草只是小事一桩,简直不值一提。大岭上有什么?红艳艳的杜鹃花,齐刷刷的棍子柴,杜鹃花插在棍子柴上,穿村过院,一路都会有人问:哎呀,你这柴是从哪个岭上砍的?有的人家担回来舍不得进灶膛,就留作篱笆,路人一看,准知道是家里有个好劳力,从大岭上砍回来的。
  我要上大岭,得去求九哥。
  九哥两兄弟,大哥娶亲成家另过,九哥就带着老娘过,九哥没手艺,就上大岭砍柴为生。因为他有经验,大岭上哪有好柴,哪有好花,哪有稀奇,九哥了然吉林看癫痫病挂什么科于胸。他家屋檐下墙的杉树篙子,已经证明了九哥是个有能耐的人。五月天没什么事,我们几个人一起约九哥,请他带我门上大岭。九哥说过两天,带我们去捡火烧柴。火烧柴就是天火烧过的柴,什么天火?雷电。而要捡这火烧柴,就要上到大岭最上头,到最接近天空的那块地方。而此之前,我们一直是在八里之外仰望,而过两天,那个云霞经过停留的山头,将印上我们的足迹!
  过了两天,起了一个大早,将弯弓镰刀在水磨石上磨得吞亮,检查了绳索钎担,一概稳妥后,就去找九哥。而出发时,居然有八个人,人人一杆长长的竹钎担,出东干脚村口的时候,显得很是壮观。不过,天有些阴沉。但这并不影响大家的兴致,九哥还安慰大家:早上他上天打金刚钻问过太上老君,今天不会下雨。九哥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九哥能瞎扯,这在东干脚是出了名的。成哥问九哥,走那么远,挑不动怎么办?九哥不动声色地说:那个挑不动?下山的时候有股风,乘着那股风就下来了。
  过了百子坝,踏过一个杂树坪子,就看到了林木掩映的勒桑里,过了河,就看到了黑狗叔门前的黄梨树。路两边的庄稼地都有篱笆,里面种着西瓜苗。到了勒桑里村边,过一条清流小沟,就看到了黑不溜秋的瓦屋,和瓦屋前状如大伞的梨树,鸡蛋大小的梨子缀满枝头,一条黑狗盘在树根下,一见到我们队伍前面的人,懒散的爬起来,人越来越多,它就乖乖的走开了。黑狗叔听到屋外脚步声,也走出来,这个额上皱纹如蚯蚓的老人,见了我们就笑脸相迎:要不要坐癫痫要做哪些检查下来喝口水?九哥代我们回答:回来的时候再喝。
  勒桑里是个比东干脚还小的院子,不到半根烟功夫,我们就穿过了勒桑里,走过一面荒坡,就看到了朱家山。朱家山的人就地取材,用石头垒墙,崭新的石头,让人感觉的是一种古朴的美。赞叹还没有出口,巷子里一下子窜出两条黑狗,探出前爪撑在地上,一边侧着头向我们一行人狂吼,一边是屁股向后挫,一副随时逃跑的准备。成哥一顿脚,一摆钎担,狗就迅速的掉过头跑出数米,然后回过头来呲牙咧嘴的狂吼。九哥说:打狗要打狗鼻子,打得再重狗也叫不出。
  走出朱家山,是茶子树林,路是黄泥路,走几步草鞋上就黏了一层厚厚的黄泥,除了跳到路边草地上蹭,有的还伸出镰刀去刮。从碟子塘村前的茶子山里穿过后,折向北,路还是黄泥路,但是路中央已经长青草,两边是枞树林,静静的,风不吹草不动。天阴着,偶有零星雨点落在脸上,冰凉冰凉的。走出枞树林,是几块不规则形状的水田,一块叠一块,一直向下面延伸,这时我们才发觉,我们已经上山了。这是蕨草山,路已变成羊肠道,踩在蕨草上,不一会,裤脚就被露水打湿了。九哥发话:一边走,一边要看看脚杆子,小心山蚂蝗。话音未落,九哥又立马补充:山蚂蝗鬼得很,一直可以爬到背上去。如果身上哪里痒,马上用手抓一抓,看看抓不抓得到山蚂蝗。
  过了这个小山头,就到了大岭脚下,仰头一看,一条笔直的黄泥道直通山顶,黄泥道是伐木工用来溜树子的,砍倒树,整枝削皮,扔到这陡峭的黄癫闲病吃什么药能治好泥道,树就从山上滑到山脚来。路两边是整齐的杉树林子,林子里很安静,我们一行人走过,不见一只雀鸟飞出。而走进林子,却听见无处不在的轰鸣——一种强大的天籁之音。天空里,只有阴阴的灰云融在一起,像一床灰色的棉被,越来越重,要掉到大岭高头了。
  成哥在路边的水沟里洗了洗脚,然后跟九哥说:我们就在这砍杉树枝,不要再上去了。
  九哥却说:万里长征都走了九千九百里了,还在乎最后一百里?
  爬到半山腰,往下一看,什么也见不着,四处都是云烟。往左折进一条小路,一边走,九哥一边介绍:这个弯叫到米下海;在山壁上走,九哥说:这一截叫半边江;转过来,上陡坡,九哥说:这个坡脚“咬膝盖骨”。上了这个大坡,云雾都不见了,是阴沉的天,彷佛触手可及。九哥说:上了那个斜坡,就是大岭头,大家分头去捡火烧柴。
  爬上斜坡,景象却令人目瞪口呆——地上是一层稀薄的茅草,偶尔看到一两根被火烧过的灌木枝。地上是沙石和卵石,用脚一踢,还能踢出一个坑来。要在这种不毛之地捡出几捆柴来,几乎断无可能。成哥用力把钎担插进这沙石里,一屁股坐下来,掏出揣在怀里的煨红薯,拍了拍,咬了一口。我心里焦急,跑前跑后,四处寻找火烧柴。
  成哥一边啃红薯,一边问:你看看,你能看多远。我绝望的看着湘南万山上空连成一片的灰云幕,突然发现自己在这大岭山头,就像一颗小绿豆。我睁大眼睛向东干脚的方向看去,透过稀薄的雾气,看到了山下的婴儿癫痫发作有多难受各个村庄,每个村庄都像一片绿叶,而这些大山,就如枝头。回头,是不知名字的崇山峻岭,雾气在山间飘荡,荒凉在天底下流淌。而唯一看不到的,是传说的成片火烧柴。
  还好,身边还有成哥。我看着成哥,成哥嚼着红薯,说:吃完红薯,到山腰砍杉树枝。
  我觉得不可思议:不是说好来捡火烧柴的?
  成哥站起来,用胳膊拢着钎担,说:杉树枝也是柴。
  我们去找九哥。我说。
  成哥不动声色的说:他生不出火烧柴。
  我们下山,到山腰砍杉树枝。杉树叶如针,稍不注意就被刺出一个血印子,我才明白,东干脚的人为什么把杉树枝叫杉树刺了。成哥钻进树林子,就像一只鸟儿,倏忽就不见了。我一个人,在寂静的林子里,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但我还是硬着头皮,一刀一刀,剁下杉树枝头的树枝;一个人,面对着巨大的寂静,眼里居然湿润了起来。
  上了那一次大岭之后,我就再也没上过大岭。很多年后,九哥成了惯偷,他熟悉东干脚到大岭脚一带水路,偷个青菜萝卜什么如探囊取物。月长日久,上上下下的村民受不了,就捉他,捉着了,九哥脸厚,不怕骂,只好交给大队,被大队干部送到公社去办学习班,成了东干脚的坏榜样。成哥在家种地,我也在家种地。我离开了东干脚去浪迹天涯,成哥仍留在东干脚种地。
  现在东干脚已经没有人再上大岭,时代已经给各种人分配了不同的人生。
  2013-9-18

上一篇:有你真好

下一篇:棉纱手套织起了我的“万元户”之梦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