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油泼鸡 >

关于鄱阳湖及其鄱阳湖文学

时间:2020-10-20来源:读档人生网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今天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母亲湖——鄱阳湖,以及关于具有其鲜明地域特色的湖区文化及其客观存在的鄱阳湖文学现象。
  
  要解读鄱阳湖以及《鄱阳湖文学》,我想就五个方面来加以阐述。第一、我认识的鄱阳湖。第二,鄱阳湖文化。第三,鄱阳湖文学。第四,鄱阳湖文学存在的价值及其她肩负的使命。第五,我的鄱阳湖情结以及我们创办这个刊物的目的和宗旨。
  首先,我来笼统地谈谈鄱阳湖。鄱阳湖位于江西省的北部、长江中下游南岸,是我国最大的淡水湖泊。据《幼学琼林地舆》篇载,“饶州之鄱阳湖一名彭蠡,一名扬澜。阔四十里,长三百里,巨浸弥漫,西抵南昌,东抵饶州,北流入于江。”与“岳州之青草湖,润州之丹阳湖,鄂州之洞庭湖,苏州之太湖”,号称为天下之五湖。并且,鄱阳湖位列五湖之首。鄱阳湖承纳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大江河及清丰山溪、博阳河、漳田河、潼津河、侯港水、土塘水等区间来水,经调蓄后由湖口注入长江,是一个过水性、吞吐型的湖泊。鄱阳湖水系流域面积16.22万km2,约占长江流域面积的9%。鄱阳湖为季节性湖泊,突出表现为:高水湖相,低水河相。素有“高水是湖,低水似河”之说。并且,鄱阳湖她还拥有其“洪水成一片,枯水见一线”的独特自然景观。在我国的湖泊中,鄱阳湖是唯一的一个古老的断陷湖盆,约1.35亿年前沉陷成巨大的盆地,距今六七千年前积水成为湖泊。它与其它的构造型湖盆来比较,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况,它是吐吞型,过水性的湖盆,自身没有营养和资源的湖盆。
  鄱阳湖水位变化受五河及长江来水的双重影响,每当洪水季节,水位攀升,湖水漫滩,湖面宽阔,碧波荡漾,苍茫一片;枯水季节,水位下降,湖水落槽,湖滩显现,湖面变小,蜿蜒一线与河道无异。洪、枯水时的湖体面积、湖体容积相差极大。鄱阳湖是高水湖相,低水河相,所以导致人们对她的认识和印象总是模糊的。(据查证,湖口水文站历年最高水位22.59m(为1998年实测最高洪水位,吴淞高程系统;本报告未特别标注者均为吴淞高程系统)时,湖面面积约为4500km2,相应容积为340亿m3;湖口站历年最低水位5.90m时湖平均水位为10.20m,其相应湖体面积仅约146km2,相差31倍,湖体容积仅4.5亿m3,相差75倍。
  以松门山为界,鄱阳湖分为东(南)、西(北)两部分。东(南)部宽阔,湖水较浅,为主湖;西(北)部狭窄,为入江水道区。全湖最大长度173km,最宽处70km,平均宽度16.9km,入江水道最窄处的屏峰卡口宽度仅约3km,湖岸线总长约1200km。湖盆自东向西,由南向北倾斜,高程一般由12m降至湖口约1m。鄱阳湖湖底平坦,平均水深约6.4m,最深处在蛤蟆石附近,高程为-7.5m;滩地高程多在12~17m之间。鄱阳湖湖区地貌由水道、洲滩、岛屿、内湖、汊港组成。鄱阳湖水道分为东水道、西水道和入江水道。赣江南昌市以下分为四支,主支在吴城与修河汇合,为西水道,向北至蚌湖,由博阳河注入;赣江南、中、北支与抚河、信江、饶河先后汇入主湖区,为东水道。东、西水道在渚溪口汇合为入江水道,至湖口注入长江。)
  现代鄱阳湖的雏形是在一千六百多年前形成的。即公元421年,也就是南朝宋武帝永初二年,一场强烈的地震,使鄱阳湖盆地内的枭阳和海昏两个县沉埋了。所以历史上曾有“沉枭阳泛都昌、落海昏起吴城”之说。目前,在都昌县周溪泗山挖掘出来的枭阳古城遗址,一座在今永修县境内出土的南朝时期沉入鄱阳湖水底的古城——海昏县古粮仓遗址,便是对这一传说的最好注脚。
  由于受到带有大量水蒸气的东南季风影响,鄱阳湖的年降雨量都在1000毫米以上,从而形成了“泽国芳草碧,梅黄烟雨中”的湿润季风型气候,并使鄱阳湖成为著名的鱼米之乡。
  鄱阳湖目前是我国最大的淡水水产养殖的水域,是长江中一些珍贵鱼类漫游、产卵与育肥的场所。水域中有鱼类122种、浮游植物50种。鄱阳湖还有200万亩草洲,水草丰美,每年10月至翌年3月,有数十万只珍禽候鸟来这里越冬。1983年6月,江西省政府在永修县吴城镇建立了鄱阳湖候鸟自然保护区;1988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个保护区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越冬白鹤群体所在地,白鹤种群约占全球的98%以上,也是迄今发现的世界上最大的鸿雁群体所在地,鸿雁数量达3万只以上。保护区栖息着54种国家级保护动物,有13种鸟类被国际鸟类保护组织列为世界濒危鸟类。都昌周溪是全国最大的淡水珍珠养殖基地,都昌亦被人们誉赞为“淡水珍珠之乡”。
  目前,都昌已建成包括中国鄱湖国际珠贝城,鄱阳湖淡水珍珠生态养殖示范基地,中国鄱阳湖珠贝产业园等项目,基本形成了中国鄱阳湖珠贝文化产业城的雏形,我们将力争把都昌建设成世界珠贝之都。
  以上是对鄱阳湖作了个大体的介绍,大家应该对鄱阳湖有了粗浅的了解,现在我就来谈谈鄱阳湖文化了。
  什么是鄱阳湖文化?其实鄱阳湖文化就是对赣鄱文化作了进一步的意义上的延伸。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不妨仔细深入地顺着鄱阳湖这根线探究下去,不难发现,它是那么形象具体并真实地存在着。顾名思议,鄱阳湖文化泛指的就是整个鄱阳湖地区的地域文化现象。它具体表现在湖区的民风、民俗、民生、民情,人文及自然地理的风物,风情等等的方面。例如,在我的家乡都昌县,这里的南词小调,鄱湖道情,矶山湖渔歌、樵歌,还有鄱阳县的饶河戏,弋阳县的弋阳腔,永修县的丫丫戏,湖口县的青阳腔,摆云舞等等,就是鄱阳湖文化的载体。这仅仅指的是表面上的东西。更细致地说,它存在于广大鄱阳湖地区不同的民风,各异的民俗之中,俯拾皆是。它存在于广袤湖区的青山绿水之中,存在于万千各异的自然状态和风物之内,就等着人们去挖掘出来,加以继承和发展。当然,在这里我所指的还仅仅是湖边部分县区的文化表象,还没有提及整个鄱阳湖流域的文化现象。由于本人所学有限,在这里并不能一一表述出来,同时,还有着更为广义的赣鄱文化现象我就不在这里一一列出了。患上癫痫病吃什么药物进行治疗?鄱阳湖文化是赣鄱文化的代表。鄱阳湖文学是鄱阳湖文化的基本载体。要弘扬和发展鄱阳湖文化,我们就必须打造好鄱阳湖文学。
  鄱阳湖文化博大精深。从瑞昌的铜岭矿冶遗址到新干大洋洲的商代大墓,集中展现了古代青铜文化的内涵;樟树、吴城、筑卫城文化的遗址,是农耕文明的集大成者;抚州的“四梦文化”及名人文化,让人感受到戏曲文化的无穷魅力;鹰潭龙虎山,道教文化和秀丽山水相辉映,让无数游人心驰神往;万年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具有众多的稻作文化元素,更有证据表明,万年是世界稻作的起源地;景德镇,闻名遐迩的瓷都,这里的陶瓷文化早已家喻户晓;在九江,你可以走进白鹿洞书院,听槛外流水潺潺、鸟儿啾啾。读一本线装书,和朱熹、陆象山,李勃、陈�坏热私�行一番心灵的沟通……
  这是我们从历史的角度来审视我们的地方文化,她是以江右人民的生产实践为基础、以赣鄱农业文明为核心,历经数千年发展起来的一种特色文化。
  关于鄱阳湖的一些人文传说和故事。人们大可不必把目光只驻留在元末明初,朱元璋与陈友谅争战的那短短的十几年的时空里,更不要总是津津乐道地去盯着某一个人或者是某一件事。其实,鄱阳湖流域自古以来是我国经济较为发达的富庶地区。在我国历史上就有很多杰出的人物,例如徐稚徐孺子、林士弘、刘恕、洪适、江万里、朱耷等就曾在湖区里生活过。这里又发生过许多威武雄壮的英雄事迹,譬如周瑜在星子操练水师迎战赤壁,曾帅锁江困湖,还有禹王治水的传奇故事等等。鄱阳湖是古代人们从北方进入江西的唯一水道,发生在鄱阳湖上的文人轶事和民间传说则更是难以胜数。初唐诗人王勃在《滕王阁序》中的名句:“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描述的正是鄱阳湖上的渔民捕鱼归来后的欢乐情景。宋代诗人苏轼在《李思训画长江绝岛图》诗中时写的“山苍苍,水茫茫,大孤小孤江中央”,描写的也还是鄱阳湖的胜景。更有李烈钧在湖口发起的“二次革命”,抗日战争期间的湖口保卫战、阻击战,解放战争中的渡江战役,无不烙上了鄱阳湖深深的历史印记。这些都是我们当代的人们可以去书写的。
  一方人有一方人的习俗,这是客观存在的,不是哪个人能否定得了的事实。说习俗,这是田头乡间的白话。高雅地说,它就是文化,地域性的文化。纵观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化,它不就是华夏神州大地上的区域文化么,狭隘地说是华夏文化,如果站在世界的角度,我们可以广义地称其为东方文化,因此鄱阳湖地区的文化可以简称为鄱阳湖文化。只不过,关于文化的这类事情是要有人去做的。有句话说的好,文化是人做出来说的,如果没有人去做,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呢?
  通过对鄱阳湖文化的解读,现在,我继续来谈谈什么是鄱阳湖文学了。
  鄱阳湖文学,从办杂志的角度来说,她只是一个名词,但是,从其内涵上来说,鄱阳湖文学,她泛指的被人们称之为江右文化(曾一度被叫做赣文化)的江西地区的一种文化表现形式。我们应该知道,文学是一专属专用名词,她是指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的一门高尚的文字艺术,决不是哪一个人凭空去创造出来的。通常,人们把她的主要表现形式分为戏剧、诗歌、小说、散文四大类别。语言文字,她是用来传承文化的重要载体。在创作中,人们以不同的形式(也可叫做体裁)来表现内心情感,还原和再现一定时期内和一定地域里的社会生活,这就叫做文学创作。
  那么,我们今天所提倡的鄱阳湖文学,自然指的就是以鄱阳湖流域这一特定地域里的社会、生活现象为文化载体的文学表现形式。人们可以用不同的文学体裁,譬如戏剧、诗歌、小说、散文等形式来表现她。
  前面我已经讲过,现代鄱阳湖的雏形是在公元421年(南朝宋永初二年),距今约一千六百来年的一场大地陷之后形成的。在此之前,松门山以南原本是人烟稠密的枭阳平原,这里座落着古枭阳和古海昏两个县治。松门山在地震中断裂陷落之后,山北的彭蠡湖水漫过松门山南侵,致使鄱阳湖盆地内的枭阳县和海昏县治先后被淹入水中,湖水一直漫到了鄱阳山(鄱阳城)脚下,形成了现代鄱阳湖的雏形,所以,历史上曾有“沉枭阳泛都昌、落海昏起吴城”之说。
  早在东晋时期,现代鄱阳湖的北湖(松门山以北的古彭蠡湖)就有两位几乎是同一时代的文学大家生活在鄱阳湖上。
  陶渊明(公元约365年—427年),字元亮,后改为潜,自称“五柳先生”。他被后世尊称为“隐逸诗人之宗”。其诗的风格有三:一是柔,二是淡,三是远。他的诗歌创作开创了我国田园诗派,使中国古典诗歌又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这有他的代表作《桃花源记》和诗作《归田园居》:“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可以佐证。
  我国山水诗派的鼻祖谢灵运(公元385年-433年)曾隐居在今都昌西山的石壁之下,这有他隐居时的石壁精舍遗迹和用来读书的�经台为证。他亦曾留有诗作“石壁精舍还湖中作”:“昏旦变气候,山水含清晖。清晖能娱人,游子��忘归。出谷日尚早,入舟阳已微。林壑敛暝色,云霞收夕霏……”为证。从诗中所言的早出谷、晚归舟来看,诗人极具乐游湖上的飘逸、洒脱情怀。及至后来,唐朝大诗人李白过鄱阳湖时,因仰慕谢康乐之名,亦专程绕道赴都昌西山寻访谢翁仙踪,这有他的《入彭蠡经松门观石镜缅怀谢康乐题诗书游览之志》诗:“谢公之彭蠡,因此游松门。余方窥石镜,兼得穷江源。将欲继风雅,岂徒清心魂……”可以佐证。
  也许有人会问,你说陶、谢是生活在鄱阳湖地区,是鄱阳湖地域文化的杰出代表人物,那么,何以我们从来就没有在其二人的作品中见到过鄱阳湖这三个字呢?这话问得有道理。纵观陶、谢二人的作品,的确是从来就不见他们在作品中使用过鄱阳湖这个名词。
  我们不妨回过头来审视一下,现代鄱阳湖的雏形是在公元421年(南朝宋永初二年)的一场大地陷之后,松门山断裂沉陷,彭蠡湖水越过松门山南侵,再加以在漫长的历史年代里,在地质、气象、水文等综合作用下,继续向南扩展,进而抵达鄱阳县(鄱阳山)脚下,从而形成了今天的鄱阳湖。因此,最后彭蠡湖因鄱阳山而改名为鄱阳湛江市癫痫病中医治疗法湖。这个易名的过程是非常漫长的。
  那么,我们不妨再回过头来看陶、谢的生卒纪年。从他们二人的纪年中我们可以看出,陶渊明是在地陷后的第6年便离世的,而谢灵运则是在地陷后的第12年也撒手西去了。我们需当知,给一个湖泊易名,可不象是给小狗小猫取个名字来得那样简单,她的易名过程是需要走过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漫长历程,还要在这个漫长的历程中加以沉淀、提取,继而口口相授、口口相传才能叫得出来的。她不象在户口簿上随便填个名字那么轻松。因此,在陶、谢去世之前,彭蠡湖还没有易名为鄱阳湖,所以,在陶、谢的作品中看不到“鄱阳湖”这三个字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接下来,我们还能看到在我国的历史上,鄱阳湖流域又相继涌现出来了很多的杰出文化人物:例如南昌的徐稚徐孺子、朱耷和牛石慧两兄弟,修水的黄庭坚,唐宋散文八大家中欧阳修、王安石、曾巩,鄱阳的林士弘、洪适与洪遵、洪迈三兄弟,刊刻大师胡克家,刘恕、都昌的陈�唬ㄎ夜�的礼学宗主)、刘�江万里等人。
  说到修水的黄庭坚和都昌的陈�唬�那可又是中国文化史上不可多见的文化巨人。
  黄庭坚(公元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晚年号涪翁,又称豫章黄先生,古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人。是北宋时期著名的诗人、词人、书法家,他不但擅文章、诗词,尤其工于书法。诗风更是奇崛瘦硬,力摈轻俗之习,开一代风气。早年曾受知于苏轼,与张耒、晁补之、秦观并称有名的“苏门四学士”。是盛极一时的,江西诗派的开山祖师爷。
  这有他的诗作《题郑防画夹》:“惠崇烟雨归雁,坐我潇湘洞庭。欲唤扁舟归云,故人言是丹青”。《牧童诗》:“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横吹隔陇闻。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为证。据传,这《牧童诗》还是他孩提时的作品。
  陈�唬ü�元1260——1341年)字可大,号云住,人称经归先生。古南康路都昌县(今江西都昌)人,宋末元初著名的理学家、教育家。
  陈�蛔钣杏跋斓闹�作是《礼记集说》,这部集说是明清两个朝代的学校、书院,私塾的“御定”课本,科考取士的必读之书。元代教育家吴澄称其“可谓善读书,其论《礼》无可疵矣!”《续文献通考》载:“永乐间颁《四书五经大全》,废古注疏不用,《礼记》皆用陈�患�说”。可见《礼记集说》流行之广,影响之大无以言表。由于陈�恢�作对明清两代学校教育和科举考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因而两朝的历代君王都非常景仰陈�弧C骱胫问�四年(公元1501)年,皇帝钦命于都昌县治设专祠以祀�还�。清雍正二年(公元1724)年,朝庭特颁诏命从祀陈�挥诳酌恚�尊为先儒。可见陈�辉谥泄�文化发展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们国家刚刚从十年浩劫的文化革命的困境中走了出来,走出了被称之为文化的沙漠时期。八十年代初,鄱阳湖区有一大批的文学工作者,积极地投身在进行以鄱阳湖地域文化为载体的文学创作当中,他们创作出了不少极具时代特色的文学作品。最具影响力的是:电影《庐山恋》的剧作家毕必成;电影《乡情》《乡思》《乡音》三部曲的剧作家,诗人王一民;以短篇小说《小镇上的将军》而一举成名的作家陈世旭;以长篇小说《六道悲伤》而名驰中华的我国当代文化批评家摩罗;以提倡“文本细读”而享誉国内的文艺批评家张闳;以电视剧《静静的鄱阳湖》、《红云》、《浔阳月夜》而知名的作家赵青;以电视剧《兄弟姐妹》、中短篇小说集《漂流的村庄》、《黑的帆·白的帆》为代表作而称誉文艺界的作家李志川等人,他们,就是真真正正地深入挖掘,弘扬并创造性地宣传鄱阳湖文化的领头人,是鄱阳湖文学创作的先锋人物和杰出的代表。
  只可惜的是,当时鄱阳湖区这么一种轰轰烈烈的,欣欣向荣的文学现象,大家因为没有对它进行有效的资源整合和加以集体力量的推介,让它错失了一次以《鄱阳湖文学》这种文学现象出现在中国文化的大舞台,文化的天空的机会。这样,就导致了当时没有能够搭建起这个属于自己的,向外界展示鄱阳湖文化的,独立的鄱阳湖文学大舞台。就错失一次以鄱阳湖文化的独具风格展示自己的机会。
  当然,话又说回来,这事是怪不得任何人的。因为,那时候的人们,他们大家对本土文化的认知,被旧的观念所束缚,在旧的理念中没能走得出来。
  由于我们江西在长江以南,自唐玄宗(公元733年)设江南西道以来而得省名至今。有史以来,江西文化又因“江东称江左,江西称江右”故而被世人冠之为“江右文化”。后又因境内有条一以贯之南北的主要河流赣江而获取简称为“赣”,所以,“江右文化”这个称谓逐渐被“赣文化”的称谓所代替。这是几千年来,人们对江西文化的基本认知和统一的认识。
  但是,当前生活在江西这块红土地上的人们,对江西文化的认知与认识正在慢慢地变化着,他们已经由以前对“赣文化”认知与认识的观念中,在逐步转变成对“赣鄱文化”的认同,这是一种看不见但能感觉得到的,在人们的心目中潜移默化地发生着改变的一件事。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么一个份上,那么,我就要提出这么一个观点:赣鄱文化就是鄱阳湖文化,赣鄱文学就是鄱阳湖文学。只是大家在平时可能疏忽了这一点,被过去的陈旧观念蒙蔽了自己的眼睛。不知道我的这个说法对不对,这有待于仁人志士的鼎立研究及广大文化人士作出相关的探索来加以阐述,来进行认证,确立其论点正确与否。我寄望大家都能投身进来,为文化的繁荣与发展尽一己之绵力。
  我以上提出的观点,可能会有人不赞成,也可能会有人要对我提出严厉的批评抑或是严重的批判。这不要紧,我非常愿意接受。因为有不同的声音总是好的,这说明她有活力,如果没有不同的声音响起来,我才觉得她才是虚幻ǚ�,可怜的。
  现在,我们不妨来看一下鄱阳湖流域的水系分布情况。
  鄱阳湖是集赣江、修水、饶河、信江、抚河的江西境内五大河流以及清丰山溪、潼津河、漳田河、博阳河以及土塘水、候港水汇流而成的泱泱大湖,经湖口注入长江。由此,我们不难看出五患上了癫痫病后有什么不能吃?大河流及六道水,它们所处的位置,统统都是鄱阳湖流域的一个部分,一道支流,而鄱阳湖就是它们的统一联合体,是它们的母体。因此,我们可这么说,鄱阳湖就是它们大家的集大成者。由此,我们不难设想,无论人们如何去称呼江西的文化为这文化那文化的,其实,她就是鄱阳湖文化,而这里独有的文学现象就是鄱阳湖文学现象。
  以上,是我对鄱阳湖文化以及鄱阳湖文学现象的简单梳理,也是我对她的粗浅认知与解读。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我们都昌有那么一班人,他们对母亲湖——鄱阳湖的热爱和那一番浓浓的深情,他们全付身心地致力于以鄱阳湖为文学载体而进行文学再创作的干劲和成果也是令人十分敬佩的。说心里话,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是非常地敬重他们。我十分地称颂他们的那种精神和干劲。他们在进行文学创作的过程中,逐步认识到了团队的重要性及其集体力量的伟大,他们于1985年,在鄱阳湖流域率先注册成立了“鄱阳湖文学研究会”及其成立了“鄱阳湖文学社”,推出了自办的一份《鄱阳湖》报。并且,在随后的十几年里,在环鄱阳湖的各个县陆续举办了多次的鄱阳湖文学论坛。他们的这种先人之举和强有力的动作,为弘扬和推广鄱阳湖文化,推介鄱阳湖文学,起到了一定的导向作用。之后,鄱阳湖文学研究会及其论坛,曾一度在一段时间里被江西省人大常委会的一个部门接管了过去。按说,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是全面弘扬,推广和提倡鄱阳湖文化,推出鄱阳湖文学现象的大舞台,可惜的是,大家没能好好地把握住这次机会与它失之交臂。
  对于这次的错失机遇,反思起来是很让人痛心的。在这里我就要说到某些人的是非观点和心胸的问题,他们逃不脱虚名利疆的羁绊和锁押,困在自我的小天地里走不出来。他们狭隘地认为,都昌拥有鄱阳湖上三分之一的水面,是鄱阳湖上的一个大县,所以,都昌这块地域上的文化,她就代表着鄱阳湖文化,他们创作的文学作品就是鄱阳湖文学的代表作品。这种观点是极端错误的,是极其肤浅的。更可笑的是,还有人声言自己以五千首诗歌复兴鄱阳湖文化、振兴鄱阳湖文学,并不断地怂恿和煽动身边的一些人为他的这一荒谬言论鼓与呼,推波助澜,这简值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前面我已经讲过,文学,它是一专属名词,决不是哪一个人的个体所能持有的。它是还原和再现一定时期内和一定地域里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学表达方式和现象,人们在它的前面加上定语,确定其代表的是哪一个“一定时期”和哪一块“一定地域”,它就是那一个一定时期和那一块一定地域的文化。鄱阳湖,是地理环境下的客观存在,她不是哪个人凭空能想象出来,更不是靠哪几个人能创造出来的。因此,我们在“文学”的这一专属名词前面,给她加上鄱阳湖这个名字给她作定语,她就是《鄱阳湖文学》这个名词的由来,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简单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最后,我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鄱阳湖文化是客观地存在于鄱阳湖流域的,而鄱阳湖文学则是对这一地域的文化,使用文字来进行的表述方式和文学的表现形式。文学的体裁有很多,人们通常把它分成戏剧、诗歌、小说、散文四大类别,它不是哪一家哪一个人所能代表的,更不是哪一个人所能创造的。如果真如某些人说的,要想以五千首诗歌复兴鄱阳湖文化,那么,鄱阳湖文学就成了他所嘴里的平平仄仄了。可是,要论到使用平仄,江西诗派的宗主黄庭坚开创了盛极一时的江西诗风;中国田园诗派的祖师爷陶渊明为中国诗歌开创了另一重新境界,山水诗派的开山人谢灵运开创了中国的山水诗风。他们三人早就是中国诗歌历史中一定时期里的典型代表了,甚至是这一定时期里中国诗歌的创作巅峰。那么,估且不论某些人的诗作水平如何,但是要想凭借某一个人的五千首诗歌来复兴鄱阳湖文化,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鄱阳湖文学不是哪一派哪一个人能够代表得了的。她是客观地,独立地存在于整个鄱阳湖流域,是一种地域性的文学现象和文学的表现形式。当前,我们面临一种非常好的机遇,那就是,目前我们国家正在努力创造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这种新的形势,这正赶上了好时候。鄱阳湖文学研究会于2010年3月成立了鄱阳湖文学编辑部,并同时推出了《鄱阳湖文学》杂志的电子刊,从2011年的第二期(总第六期)开始,已进入了正常的纸媒出版发行序列,《鄱阳湖文学》杂志平面媒体与电子媒体的双双登场,适时开场,这就给广大的文学作者提供了一个展示文化,活跃文学,勇敢亮自己的大舞台,特别是给湖区的文学作者和文学爱好者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展示、交流平台。
  朋友们,让我们走出自我的小天地,走出对文化的认知误区,走出对文学的狭隘思维,敞开胸怀,登上《鄱阳湖文学》这个文化的大舞台,为丰富和发展中华文明,华夏文化添砖加瓦,努力奋斗,向世界亮出鄱阳湖人的绝世风采!
  我现在来谈谈为什么要办这么一份《鄱阳湖文学》杂志的了。
  说到办《鄱阳湖文学》杂志,我首先要提到一个人——郭继恩老师。2007年8月的一天,郭老师来到我的办公室,硬拉我去政协参加一个会议,到了那里才知道,是鄱阳湖文学研究会在召开换届选主大会上,更加令我没想到的是,在郭继恩老师的极力推举下,我被选做了副会长。从此,我便义无反顾地加入到了鄱阳湖文学研究会的行列。在以后的工作中,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逐步认识到要推动鄱阳湖文学事业向前迈进,没有平台是不行的,虽然,老会长董晋先生和他的一班钟情于鄱阳湖文学创作的友人们,在创立了鄱阳湖文学研究会之后立即自办了一份《鄱阳湖》文学报,也曾在环鄱阳湖的十一个县市举办了多期鄱阳湖论坛来提倡《鄱阳湖文学》,但终因宣传面不大,没能引起人们足够的认识。故而,人们普遍地忽视了《鄱阳湖文学》这种现象的存在。鉴于以上种种,于是,我便大胆地行动了起来。
  首先,我借助家乡的论坛上开设了一个《鄱阳湖文学》专区,方便广大喜爱文学创作的朋友们在这里进行广泛的文学交流、交融和沟通。这样的一个作法,它到底能生产多大的作用,那时候,在我的脑海里还真的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鄱阳湖文学概念。后来,逐渐认识到仅仅是靠这样枕叶癫痫病有什么症状呢的一个小平台来提倡和推广鄱阳湖文学是远远不够的,这无异于在小阳台唱大戏,根本就抹不开身来。于是,我与朋友们一起于2010年的春天,在《期刊·一起写》网站上创立了《鄱阳湖文学》电子杂志,以季刊的形式捧出来,奉现在了大家的面前。所有的这一切,来源于我们对鄱阳湖文学的热爱。促使我们投身到宣传鄱阳湖文学,推广鄱阳湖文学的事业中来。
  如何去挖掘和弘扬这一方文化?如何让世界来认识、认知这一方文化呢?这就决定我们必须去构建一座与外界沟通、交流、促进的平台,去吸引世界的目光,去打动人类的心。光有电子刊是不行的,于是我们在有识之士的支持下,创办一份《鄱阳湖文学》实体杂志,我要让鄱阳湖走出去,用鄱阳湖迷人的风韵去吸引世界的目光。
  我们也深深地知道,宣传鄱阳湖,弘扬鄱阳湖文化要靠众多的鄱阳湖儿女的齐心协力;要靠鄱阳湖赤子、痴子对她的无私热爱与默默奉献;要靠那些倡导《鄱阳湖文学》为己任的负责任者的努力;要靠一群以守望鄱阳湖为心灵寄托的思想者的奋斗。于是,《鄱阳湖文学》就这样走到了前台与大家见面了。
  接下来我要谈到鄱阳湖文学的使命及其她存在的价值了。
  到今天为止,鄱阳湖文学到底承担起了什么样的历史使命和具有什么样的存在价值呢?恐怕没有几个人考虑过这个问题。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在改革开放,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今天,时代给我们的赣鄱文化注入了新的内涵。
  毫不讳言,我们暂且抛开过去那些深厚的人文历史不谈,单论当前,我们江西就有两张文化产品的好牌可打。其一是以井冈山、南昌为代表的红色革命文化;其二就是以鄱阳湖生态经济建设为特点的绿色生态文化,亦可称其为湖文化或者是蓝色文化。也可以这么说,在现代的经济大潮中,目前,支撑起江西文化天空的柱石就是红色革命文化与绿色生态文化这两根擎天支柱。如今,红色革命文化的这张牌,我们算是已经打出去了,革命老区的红色旅游资源开发形成了气候,特别是江西的红歌会在全国产生了极大,极广泛的影响,为红色革命文化的造势和走出去,注入了强劲的动力。但是,以鄱阳湖生态经济建设为特点的绿色生态文化还在犹抱琵琶半遮面,扭扭捏捏地不敢大胆地,系统性地走到前台来。这里我要强调和补充一点,那就是前面提到的绿色生态文化是指我们鄱阳湖地区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鄱阳湖文化。
  今天,《鄱阳湖文学》的适时登台,可谓是天、地、人三才俱备,适逢其时。今天的《鄱阳湖文学》,要勇敢地去承载起弘扬鄱阳湖文化的历史使命,亮出鄱阳湖文化的独特风韵与神采。同红色革命文化一道共同架构起新时期江右文化的天空。同时,充分利用好鄱阳湖这一湖清水,做好绿色生态大文章,把鄱阳湖努力打造成“泛珠三角经济区”的一个美丽、迷人的,具有深厚人文历史底蕴,具有深远历史意义与内涵,有着无穷发展前景的文化、生态经济“后花园”。这也就是《鄱阳湖文学》应该承担起来的,不可推卸的使命以及它必须为丰富和发展、繁荣中华文化而独立存在的价值。这是我们必生追求的目标和向往!
  鄱阳湖文学是一种内涵极深极厚的文化现象的文学载体,不是哪一家哪一派所能代替的。是地域文化中客观存在的一种文学现象,是从来就不会孤立存在的。他们那种看待问题的单一性及狭隘地认知事物的观点,是我们要从思想的根子上去摒弃的。
  鄱阳湖文学是地域文化方面的一种特有的文学现象。我们竭尽心力地打造《鄱阳湖文学》这个品牌,构建文化交流的这个大平台,目的就是要让《鄱阳湖文学》承载起历史付于它的使命,让世界认识它的价值。与红色革命文化一起撑起江西大地文化的天空。让《鄱阳湖文学》成为助力鄱阳湖腾飞的翅膀,给鄱阳湖注入勇敢亮出自己,接受来自四面八方风雨的洗礼的源动力,让鄱阳湖唱出自我,傲世屹立!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我诚挚且热切地希望广大的文学爱好者,文学的创作者们,果敢地拿起手中的笔,努力创作出好的作品,为弘扬鄱阳湖文化,繁荣和发展鄱阳湖文学,为鄱阳湖的绿色生态家园建设,生态经济建设服务。让鄱阳湖文学切实地承载其使命,为弘扬和发展赣鄱文化,丰富华夏文明尽自己的绵薄之力。这就是鄱阳湖文学的使命与价值所在!
  前面我谈了我认识鄱阳湖以及对她在文化和文学这两方面的认知,下面,我想来谈谈我与鄱阳湖之间的那种无以言说深厚的感情。
  人们常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话是一点不假的。从我出生的第一天起,睁开眼睛看到的风物,就是我门前的鄱阳湖。我生长、生活在鄱阳湖区,有着鲜明鄱阳湖区域特色的文化渲染和熏陶着我,让我对它产生了浓厚的,极为强烈的情感,这是勿庸置疑的。无论我走遍天涯海角,我的每一举手、一投足,表达出来的意蕴都是鄱阳湖区特有的肢体语言,更不要说我所有用来表达情怀寄托的口语以及文字语言的使用了。因此,之于我来说,对鄱阳湖有着一种特殊的情结,对她情有独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鄱阳湖的波澜壮阔教会我坦荡胸怀;鄱阳湖的涵蕴深沉教导我学会包容;鄱阳湖的涨涨落落使我识得生活的风雨;鄱阳湖的汲取与选择之能让我懂得知识的吐故纳新之要义。这一路走来,鄱阳湖并不只是象被人们唤作母亲湖那样简单。她不仅养育了我的身体,还安顿了我的灵魂。她不但是养育我的母亲湖,也是我人生中的启蒙老师,生活中的同行者与挚友,生命中的依靠和坚守。她更是我深情的爱人,让我一生都离不开她。守望着她,我的心便不会流浪;守望着她,我的灵魂就不会飘荡。扎根在她肥沃、深情、敦厚的土地上,我方能感受到匆匆的人生脚步迈出去时,就会有了明确的方向!创办《鄱阳湖文学》这么一个刊物,目的就是利用它作为一个平台,向外面宣传鄱阳湖推介鄱阳湖,及其来自于一种对文化的责任,对文学的担当。
  因此,我倾情于鄱阳湖,我牵记、缠绕、梦萦于鄱阳湖,将我的身心与鄱阳湖融为一体这是无可厚非的事了。
  以上就是我对于鄱阳湖,鄱阳湖文化以及鄱阳湖文学,《鄱阳湖文学》杂志的粗浅解读和肤浅认知。希朋友们不吝赐教。谢谢!
  

上一篇:描写12月季节句子

下一篇:失重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